LOVE' IN

前途有光,山海可平。
心落于高处,眼望向平常。

她打开窗户,手肘搭在窗沿,看着远处的草坪。


这时候阳光很好,风也轻轻柔柔的。

很多人在草坪那里,带着孩子的、遛着宠物的。


静静地看了一会之后,她把窗合上。

整个人顺着边沿滑了下去,坐在床上叹了口气。


已经三个月了,她那条狗,自上次母亲打开门忘记关好、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离家,到现在将近三个月了。


她想了很多,是自己工作时间太长让狗狗憋得太闷了?还是因为上门探望的母亲使得它无所适从?


狗不会说人话,人听不懂狗叫。

怎么懂呢?


偶尔她会遇见和她丢了的那条狗很像的,那时候她默默地盯一会再离开,每回心里都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她路过几家狗肉店,看见放在外面笼子的狗——表情狰狞惶恐的,周身都是痂,毛脱了一块又一块。

丑,可怜。


她看着想哭,不要啊,千万不要啊。

如果她的那条狗,在冲出家门后,想过要回来,结果归途上被人抱走了呢?

或者,它……


大街上她忍了好久,才把眼泪憋回去。


她宁愿那条狗被人抱走拿去养了,也不希望它变成食材、变成别人虐待的玩物。


无论那条狗遭遇什么,都会是她的错。


如同钝刀割肉,这三个月她拼命工作,害怕停下来想。

那条狗陪着自己的日子太容易让人依赖了。

早上它会钻进被窝里蹭她,毛茸茸的一团东西带着温热,眼睛湿漉漉的漂亮极了。

吃饭的时候会蹲在饭桌边上,乖巧地叼着自己的小碗,跟着她一起开动。

气温有些低的时候,那狗会躺在地毯上捂住她的脚,当一个暖宝宝。

有时候晚上下雨打雷,它会害怕,那时候就会钻进她的被窝,发出“唔哼”类似请求的声音,可怜又可爱。


一个话少的、贴心的伙伴真的让人感觉太惬意太舒服了。


可是它不在了。




又过了有两三年的时间,她没有再养狗了,也早就放弃找了。


一条狗的寿命能有多长?

左右不过十四年。

太短了,还有各种意外。


她没有多余的心力,再去容纳一个可亲的伙伴,然后承受失去的痛苦。


这天,她回家的时候,在路口看见一条狗。

不自觉愣了一会儿。


太像了——眼睛耳朵尾巴,这模样。


猝不及防和那狗对上视线,狗歪了歪头,伸出的舌头也没有收回。

状态很放松,只当她是一个友好的过路人。


她提着包笑了一下,没有继续看那条狗,转身进了家。

女主她开星际战舰(Ⅱ)

文章设定: 女a男o

  1. Omega装Beta,因为某种原因(⚠剧透警告⚠)发情期不稳定;

  2. 拒绝直A癌,所有骚扰皆违背联盟人权保护法;

  3. 联盟精神:天赋人权,自由无价;

  4. 联盟科技发展进入新的纪年,然而本人知识水平有限、幻想能力弱鸡,设想的一切经不起推敲;

  5. 联邦属于联盟(相当于现在概念里的某个全球性组织,联邦为中心国家),联邦公民居住在第一星系;联盟有31颗附属行星,共有6大星系,其中无主之地——β星球;

  6. 联盟政体:议会、联盟管理委员会、联盟军(各政府应根据联盟法配备自卫军);

  7. 联盟人均寿命201岁(但这并不代表201岁为老年期,由于各星系的科技水平不一,所以总体均值在某种程度上无法反应联邦的人口年龄水平);基于abo性别分化大部分是在18岁的这一现实,联盟公民总则规定20岁成年。


          设定施工完成,以下正文部分。

  —————————分割线—————————


Chapter 2


  一众下属开始慌了,他们老大偏爱小白脸,这珀染少将一看就是老大的菜,万一看上了,还怎么欺负他?


  女主眼皮跳了一下,感觉心脏跳得有些快。

  照片上正是珀染少将15岁入学的模样,少年冷着一张脸,稍显苍白的皮肤,表情有些阴鸷,可那黑得如同光线最暗的虫洞的头发、艳得好似玫瑰星云的薄唇,一下子让这人活色生香了起来。

鼻梁高挺,浓密乌黑的眉毛形状好看得跟画出来的一样,让打小就爱看各种杂书和远古地球资料的上将,想起了被称为人类文明奇迹的“中国水墨画”,灵动俊逸。


啧啧啧,这小孩长得真好啊。眼睛嘴巴鼻子眉毛,样样出挑,在学院那堪称毁容级别的学生信息采集记录机器人系统中留下的照片,都比她见过的模特、演员,甚至比军队中最美的Omega还要好看。


这时候,他的信息已经加载完毕,弹出了一段语音记录——那是每个蓝星学院学生的入学宣誓。

“我愿为联盟献上我的所有,誓死效忠。我将永远遵循联盟精神,捍卫所有公民的权利。”

声音清冷好听,带着一股利落又干净的少年劲头,再配着照片上的那张脸。


嘶——

女主瞬间就对这位少将有了兴趣,当然,不单单是兴趣。

……这小孩还挺带劲的呀。她舔了舔嘴唇。


众人:完了——老大,你清醒点啊!那是霍格尔家族的人!!!!!!!



过了几天,就在一众下属已经放弃劝服被美色迷惑的上将找回敌我立场的时候,一辆银色机甲正从距离第一星系1.25光年的四号空间站撤离。

因为长期疏于维修,机甲的外部拼接处的金属漆剥落,看起来破破烂烂很不体面,着实让人担心这架机甲会在行进中发生意外,直接解体成为一堆太空垃圾。


银色机甲的撤退路线看得出来十分紧急,但是操作员的把控却显得十分从容。

每每从一颗颗追击的流星弹下完美逃脱,都让人忍不住在倒吸凉气之余发出赞叹:真是教科书级别的完美操作。


——刺啦……呲呲……

机甲内部的通讯频道发出逐渐稳定的电流声,显然是打算和机甲的主人对话,但是没有破解通讯频道。


此刻在操作台上微微俯着身子的是一个年轻俊美的男人,少时雌雄莫辨的美丽在高强度战斗对身体的影响下,逐渐趋向于更为坚毅的男性外貌特征。

但他依旧是美丽的——苍白的肤色,深邃的眼眸,薄的嘴唇带着血色;柔软的发丝没有打理,散在耳后,有一缕顺着耳廓垂进衣领之中。禁欲的,诱人的。


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望向第一星系的方向,面无表情地接通了。


“您好,阁下。”对方的声音经过处理,分辨不出音色,只能从电子声的音调中听出对方不紧不慢、宛如胜券在握的好心情。

他冷着眼,不发一言。


“我们检测到,在16小时前,您在β星上‘收集’

了一些小石头,那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能否归还呢?”

“呵,不能。”

对方似乎好脾气地笑了一下,接着说:“那我们只能自己动手了。但是,您的机甲能量似乎不足以您再进行一场跃迁了呢。”

电子声刚落下,无数道金色射线从银色机甲的四周包抄,几乎瞬间就围成了一个圈。


“还请您……”对方话还没说完,就只见银色机甲突然爆开,本来以为强弩之末的破烂机甲爆炸之后的威力惊人,造成的能量波动异常剧烈,强悍地将包围圈撕开一个口子。


在他们还没有立即反应过来变换机甲队形的时候,银色机甲又爆了一次。

带着无穷威力的碎片裹挟着由于高温而部分融化的金属液成了最强势的利器,使得他们不得不避开以免机甲被攻击毁坏。


“混蛋!那有个能量舱!”

“快撒网捕捞!”

能量舱逃离的速度极为迅猛,一下子就穿进空间站,通过了跃迁点。


这是一场失败的追捕。

一个机甲舰队,也不能抓获对方。

那个电子声的主人突然神经质地笑了一下:“还真是胆子够大的啊……这种状态下也敢强行进行跃迁。要是你侥幸没死的话,总有一天,我要亲手解决你。”

——我亲爱的,霍格尔·珀染少将。


“你这个臭小子干了什么!”老霍格尔委员长在家中暴跳如雷。

健康机器人发出警告:“注意!注意!霍格尔·劳斯特先生,系统检测到您的血压濒临危险值,请在一分钟内冷静下来。您是否需要服用药物?”

床上被绷带和夹板包成木乃伊的珀染少将好像聋了一样,自顾自的地盯着天花板。


“混账玩意儿,你是不是打算气死我?”老霍格尔将不断发出噪音的健康机器人推出房间,虽然在珀染少将的眼中老霍格尔这个噪音源更为麻烦。

“走前还好好的,你答应我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啊?你这糟心玩意。”老霍格尔委员长开始了他苦口婆心间或大骂的训儿模式。


“吵——”床上的男子终于开口了,声音有些虚弱。

老霍格尔噎了一下,接着跳脚。

“臭小子!你知道你那破烂东西是在哪里被发现的吗?你差点死了啊!降落地是废墟啊!!!援救队稍微晚到一会儿,那里的磁暴能直接让你变成一具尸体!麻的,你让我到时候去给你收尸吗?啊?!”


珀染少将睁着眼睛,发现自己盯了这么久的天花板也没变出一朵花来,百无聊赖的,随即抬起了上半身仅能自由活动的左手臂,用三根手指将鹅绒毯子拉起盖住自己的脸。

呼吸微弱平缓,整个人躺得平平整整。这要是拉到医院的遗体临时存放处,说不定会直接入柜封存。

老霍格尔打眼瞧过去差点一口气倒不过来。


终于,他缓了一会,语气平静下来。

“管委会那帮家伙前几天商量好了,决定让你代表议会和管委会两方,接手联盟军方的第九舰队。你现在这样,是要上门去给军方的那群牲畜当开胃小菜吗?”

死尸一样的少将终于有了反应,如果老霍格尔观察得再仔细一点,说不定还会发现少将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绷直了。

他从左手开始慢慢放松,以防抽筋。

“第……第九舰队?”声音从被子里传来,闷闷的。

“对啊,那个贝塔利娜的第九舰队。混账东西,这么好的机会,你让我给谁?臭小子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没注意一下消息,送上门的权位都要留不住!”


少将静了一会,等着老霍格尔吼完。

“我要去。”

“????????”老霍格尔呆住了,敢情这混小子还真打算送上门让人打牙祭啊?


“你现在这样得修养多久?没能自由行动之前,你别想接下任命。”老霍格尔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又被自家的小儿子搅得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他怒气冲冲摔门而出。

“啧——”少将想翻个身,结果想得太多一下子就忘了自己是个半瘫,脖颈那里的骨头不断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肌肉被牵扯的巨大疼痛差点让他忍受不了直接摔下去。浑身无力。

啊……真烦。

他果断放弃了想要翻身的这个念头。

心里默念第九舰队的名字,少将看着天花板,表情冷淡的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女主她开星际战舰(Ⅰ)

文章设定: 女a男o

  1. Omega装Beta,因为某种原因(⚠剧透警告⚠)发情期不稳定;

  2. 拒绝直A癌,所有骚扰皆违背联盟人权保护法;

  3. 联盟精神:天赋人权,自由无价;

  4. 联盟科技发展进入新的纪年,然而本人知识水平有限、幻想能力弱鸡,设想的一切经不起推敲;

  5. 联邦属于联盟(相当于现在概念里的某个全球性组织,联邦为中心国家),联邦公民居住在第一星系;联盟有31颗附属行星,共有6大星系,其中无主之地——β星球;

  6. 联盟政体:议会、联盟管理委员会、联盟军(各政府应根据联盟法配备自卫军);

  7. 联盟人均寿命201岁(但这并不代表201岁为老年期,由于各星系的科技水平不一,所以总体均值在某种程度上无法反应联邦的人口年龄水平);基于abo性别分化大部分是在18岁的这一现实,联盟公民总则规定20岁成年。


          设定施工完成,以下正文部分。

  —————————分割线——————————


Chapter 1


  女主是星际联盟的第一位女上将,与她同军衔的大佬们都慢慢退休了,过上了回家种花修机甲、对着小辈唏嘘感叹漫长战斗人生光辉往昔的小日子。目前军方的势力大半掌握在她的手中。


  即便拥有这样的地位与权力,身为女性的她依旧免不了自上万年前起、结束于两百年前的父系社会的残余——男人们最伟大的发明,对女性的歧视。


“军事是政治的延续,很显然,”一直和女主她很不对付的一个联盟议员此刻正不知死活地站在联盟军中心议会厅中唾沫横飞,“军方的力量被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尤其是这样一位女性Alpha,我们并不是很放心。女性较为感性,前情可鉴,在联盟初建时,有一位女性Alpha将军背叛联盟,差点让整个联盟毁灭在银河之中。因此,在议会和联盟管理委员会的决定下,我们建议……”


女主舔着后槽牙笑了,半眯着眼睛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议员。


整个联盟之中,也就这些能力不足以使其脱颖而出、又不肯为联邦居民做实事还每回都要约束掣肘军方权力的议员最让她头疼。

但凡对信息素敏感点的人,都知道现在的女主很不爽,也很危险。

女主的下属以她为中心,呈拱圆形围在她的身后,面色不善地盯着那个不断在试探军方底线的议员。


她换了个坐姿,绷得笔直的背慢慢地填进了柔软的沙发椅中。肩膀终于找到支力点,脊背靠在了沙发垫上,这舒服的触感让她忍不住想叹口气。

这位女上将十七岁从军校毕业,为联盟打了近二十年的战,将联盟从当年的边远星系打到如今以第一星系为据点、公认的星际霸主,这位联盟上将功不可没。然而联盟军装肩上的勋章随着大大小小的伤不断累加,她的外表光鲜亮丽,内里却早已一片狼藉。

她放松双肩,十指在胸前交叉,左手手肘搭在扶手上,那是一个示威的动作。


联盟有31颗附属星球,其中有一亿七千九百八十五万联邦公民。自六年前她作为军方代表公开亮相到现在,已经赢得了近一亿公民的支持与拥护。

Omega受信息素的影响,为这么一位美丽强大且能够登顶联盟权力界顶层的女性Alpha而臣服,将其封为ABO与男女平权的代表人物;军队中的Alpha,他们崇尚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一位出身高贵血统优越能力强大还能够听得进人话的Alpha,打不过又还能质疑什么呢?

毫无疑问,女主的号召力是绝无仅有的,如果她对联盟有一丝的不忠,那么整个联盟将面临巨大的威胁。

这正是联盟所忌惮的,也是军方前几位大佬不断将她推上更高位的原因——联盟军队受打压多年,然而军队可以受联盟监督,但不能永远被压制被束缚。


“哦,那么,尊敬的议员阁下,现在可以告诉我,议会的决定是什么了吗?”女主闲闲散散地开口,整个人窝在长沙发椅中,慵懒的,美丽的,如同远古地球时代的白泽神兽。


议员虽然是个眼盲鼻塞不懂人脸色不闻信息素的上等Beta,但好歹在政界中混迹多年,话术辨识能力还是可堪大用的。当下听出了女主的嘲讽与不屑,即便恼怒异常,然而顾及到是自己过于急切、先话语冒犯的,还是按耐住了。

“咳咳,上将,联盟议会和管委会通过讨论,一致决定,让珀染少将代表管委会暂时接手联盟第九舰队。”



等到议员离开之后,一屋子的军痞围在女主身边:“老大,他们这是什么意思?让霍格尔家的小毛孩接手第九舰队,那可是你亲手带出来的!”

其中几位是女主的忠实拥泵:“第九舰队对老大意义非凡,但是在联盟军中的地位却不是最重要的;这样他们对军队的插手和试探就还在军方的容忍范围之内。问题在于那个进来的人,会怎么做。如果珀染少将表现良好,就势必会在联盟军中争得一席之地、继续往上走,到时候……”有人皱起了眉头,“那就对老大非常不利啊!”


女主手指扣在会议桌上,轻轻地敲了敲,然后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议会的杂碎敢这样光明正大地给我挖坑……你们都该干嘛干嘛,到时候人来了,不用手下留情。”

大家磨拳霍霍,仿佛那个人形靶子珀染少将就在眼前。


女主她对这个霍格尔·珀染少将更多的是好奇,敌意倒谈不上,毕竟她在联盟军队中混了也快有20年了,要是连一个少将都制不住,那才是真的精彩。

她的父亲是前联盟上将,母亲是管委会副委员长的小女儿,好歹也算是从小在联盟的权贵中心长大的,居然对霍格尔家的这个儿子没什么印象,脑子里能想起的也就只有模模糊糊的一点影子,还是多年前参加聚会时看见的一个孩子模样。



“啧,那小毛孩居然还是个Beta,哈哈哈哈老大你和Beta真是命中注定的孽缘啊!”负责搜集信息的下属经过两天一夜的深挖,也只找到了有关于那位少将零星半点的资料。


她挑了挑眉,接过那一张纸。


负责信息通讯的部下实在是个抠门汉,即便是在电子板普遍低廉且能够重复使用的情况下,依旧坚持用一个星币一千张的海星纸加载打印文件。


那是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蓝星学院的毕业生履历。

“哦,还和我是同个学院的。”她点开个人终端,扫描上面的信息代码。信息框弹开之后,正好一入眼就是少将的一寸照片。


围观的众人傻了眼……

——卧槽!!!!!议会来的那小白脸长得这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