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前途有光,山海可平。
心落于高处,眼望向平常。

女主她开星际战舰(Ⅳ·1)

文章设定: 流氓上将女a✘闷骚少将男o

  1. 暗恋梗,Omega装Beta,因为某种原因(⚠剧透警告⚠)发情期不稳定;

  2. 拒绝直A癌,所有骚扰皆违背联盟人权保护法;

  3. 上将的流氓体现在思想上,偶尔嘴贱,思想流氓≠耍流氓= ̄ω ̄=;少将则是因为某次事故导致性格大变,这小孩阴郁过头了,即便后来想开也不好意思再来一次反转,所以偶尔会“崩高冷人设”;

  4. 联盟精神:天赋人权,自由无价;

  5. 联盟科技发展进入新的纪年,然而本人知识水平有限、幻想能力弱鸡,设想的一切经不起推敲;

  6. 联邦属于联盟(相当于现在概念里的某个全球性组织,联邦为中心国家),联邦公民居住在第一星系;联盟有31颗附属行星,共有6大星系,其中无主之地——β星球;

  7. 联盟政体:议会、联盟管理委员会、联盟军(各政府应根据联盟法配备自卫军);

  8. 联盟人均寿命201岁(但这并不代表201岁为老年期,由于各星系的科技水平不一,所以总体均值在某种程度上无法反应联邦的人口年龄水平);基于abo性别分化大部分是在18岁的这一现实,联盟公民总则规定20岁成年。


          设定施工完成,以下正文部分。

  —————————分割线——————————


Chapter 4(上)


  珀染少将小的时候,还是个乖巧可爱的孩子。


被大人们突然抱起来会忍不住惊呼——他有些怕高。

再稍微大一点,五六岁的时候,被母亲抱在怀里,蹭到她软乎乎的胸口会忍不住脸红,然后把手圈在母亲的脖子上,整个人害羞地低着头。


小珀染有很多玩具,他的父母非常开明,并没有给孩子太多的压力,在他们看来,孩子只要没死性格没坏,就万事随便。也没有把孩子往某一方面特别培养,因此就把长子养成了一个大魔王性格。


母亲是一个艺术家,温柔美丽,爱赛车,性格有些矛盾。父亲那时候还不是联盟管委会中说一不二的委员长,只是个普通的副秘书,但是博学多识,人缘很好。


与他们家常有来往的其中有一位是个戴眼镜的先生,他是父亲的同僚。笑起来眼角有细纹,是很温和的长相。

母亲曾私下和他讨论过,那位先生笑起来好像一种地球时代的生物,学名叫黄鼬,但是人们更愿意喊黄鼠狼。

黄鼠狼先生对小珀染很好,他还有一件玩具就是这位先生送的。




一切都很好,意外发生在珀染少将八岁那年,来得猝不及防。


那时候年轻气盛尚不足八十岁的霍格尔先生正在参加竞选,更高一级的职位,他大概十拿……六稳吧。


那天父亲出门要去到处巡讲,母亲受邀参加一个音乐会。他们让露露——母亲的电子管家,来接小主人回家。


儿童托管所的老师带着憨态可掬的小机器人到门口,以便监护人来领走孩子。


小珀染远远就看见父亲,他向父亲挥手。


霍格尔先生微笑着走近:“儿子,快过来。”


他走出托管所电子大门,刹那间陌生的感觉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脚怎么也迈不出去。


霍格尔先生蹲了下来,看着他不自觉皱起了眉头:“怎么啦,宝贝儿子?”

那是父亲的习惯动作。


他摇了摇头,向父亲走去。


父亲敞开怀抱接住了他。


——不对!不是爸爸!

男人身上的味道不是熟悉的郁金香,那是妈妈最爱的花。这异常让小珀染大脑当机了一会儿,他刚要挣扎叫喊出来。

男人抬手轻轻拂过他的后脑勺,有针扎的痛感传来。

“乖,不要闹。”

孩子软在了他的怀中。


他向老师点头致意,抱着小珀染离开了。


“怎么感觉有些奇怪呢?”老师想起刚刚看见霍格尔先生的脸,在阳光下有那么一瞬间变得透明了,但很快恢复正常,好像是错觉。

“萨摩,有什么异常情况吗?”


小机器人后背的指示灯由绿变红,又极快地变回正常状态下的绿色:“报告老师,一切正常。”

那应该是看错了吧。


男子抱着小珀染走向最近的一处私宅附近,这里没什么人经过。


科技的高速发展,各种机器不断方便人类的生活,但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居民生活的隐私。科技对居民生活侵入得越深,人们就越看重隐私权。尤其是电子监控设备,一些有钱有势的公民会拍下自家府邸附近的监控权,这样他们的影像就无法公开查询到,除非法律或者政府需要。

然而私人监控在一定程度上是远远无法和政府统一装备的监控相比——精准的角度契合、严密的卫星系统,地面与高空相辅,确保无死角。一旦有部分地面监控失效,高空备用系统就会开启,对准失效区域继续记录。


这也是公众对隐私权的要求和联邦政府多次协商之后的结果,维持在一个不尴不尬的程度。


男子掏出一个古怪的设备,如果有混过黑市的人应该可以认出,这正是近些年来地下市场最为流行的屏蔽器,即便作用有限,依旧卖出了高价。

他打开之后,和怀中的孩子一起消失在了监控器的视线中,然而监控器没有发出异常警报。


等到电子管家发现小主人不见的时候,距离他们的消失已经过去了三分钟。

联邦居民安防中心接到报警之后,和霍格尔夫妇确认了信息,立即立案展开调查。时间过去三个小时,他们通过公共监控系统发现了嫌疑人的行踪,追查到一半进入了私人监控区。调查令下发,才能够借用。

最后他们得出结果,孩子确实失踪了;嫌疑人通过屏蔽器使得监控系统异常,不能及时报警;又利用类似空间场的设备逃窜。

不定向的逃窜,空间场此类设备出于联盟安全考虑,只能在星系内使用,而且有场地要求,最起码不能从第二星系的政府大楼窜到第一星系的某间公共厕所。而且,空间场很不稳定,一旦出现意外可能遗失在其他空间或者直接暴露在宇宙环境中。


他们迅速定位,然而小珀染的个人终端信号消失了。最后一次出现是在第二星系的某颗行星。

事情越来越棘手。


此事被报道之后,关注度急剧飙升。在担心孩子的同时,人们开始质疑政府,为什么明知屏蔽器的存在,却多次对公共安全问题避而不谈?为什么不对现有的监控系统进行升级或者打击屏蔽器的交易?

一些反科技言论也趁着这个机会开始搅混水,把人们对科技入侵生活的恐惧无限放大。


事情越闹越大,显然已经失控了。联邦政府和管委会协商后,认为需要一个人站出来发表对政府表示信任支持的言论,而此次事件的苦主之一霍格尔先生显然是个不错的人选,并且他在群众中的知名度不低。


孩子失踪生死未卜,绑架者也没有发来消息要求赎金;联邦自由网页上铺天盖地的消息仿佛是一把把钝刀不断地割他们的心。然而联邦政府还要求他们出面讲话,即便知道事情棘手,但还是寒了心。

在霍格尔发表讲话表示理解和信任政府之后,群众言论终于有所控制;但也有人说,霍格尔先生正值个人竞选期,发表这种维稳言论也只是为了讨好上位以示忠诚。




联邦正闹得乱哄哄的,网页消息简直集齐了各路鬼怪神仙的论调。而正在执行任务的女主对此毫不知情。

军委部发现第二星系的Wie行星周围有未知重甲队出没,命令女主率领分属于第九舰队的一支机甲队前往驱逐剿灭。


这时候的她才23岁,参加的战争次数不多,还会思考如果自己当年选的不是那破军校会是个怎么样的光景。


15岁的女主,对未来一片迷茫。优异的入学测试结果可以让她在蓝海学院里面任选一个专业,然而选择一多,她就犯浑。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她经过联盟军驻校宣传部,听到正在不断循环播放的征军口号:“各位亲爱的联盟公民们,我们需要你们!远在第五星系、第六星系的我们的同类,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我们要帮助他们,推翻不人道的统治!联盟的自由精神,将照亮宇宙的每个角落!”

一段征军号召泼鸡汤洒热血,把政治的勾心斗角全部藏着变得光明磊落颇具人文主义精神。女主一不小心就被忽悠了,没有商量地就一头扎进这条不归路,立马报了联盟军与蓝星学院合作挂名在其下的分部军校。


要是当初没有选呢?选一个普普通通的专业,混个几年出来进入议会或者管委会,反正她一个军二代官三代有的是出路。要是混得好了,就再往上升。钱不钱的不重要,光是靠寄存在联邦中央银行的利息钱,都可以让她体面而矜娇地活个几百年。


她看着无边无垠的银河,陷入自己的沉思中。

——这人生奋斗的意义,在哪啊?

阿尔伯特·成功人士·投胎一级学家·贝塔利娜感叹。


“老大,他们的重甲数量可能比我们多,我们才10架机甲,5架重甲……”副驾驶座位上的乌赫特有些紧张,这是她第一次参与。


女主不断提高自己和机甲的契合度,轻轻松松。

——滴,人机精神契合度已达200%。

她贱兮兮地对乌赫特说:“别怕,老大在呢。”


当人类基因变异的趋势逐渐稳定,那就是进化的标志。科技发展的主要方向也开始偏向利用人类的自身优势。

某次意外人们发现,人类的精神力量可以通过某种混合态介质与机甲链接,从而控制机甲。这时候,星际时代才真正来临。

联盟居民和机甲的适配度均值为50%,而军队通过精神集训可以将军人和机甲的精神契合度提高到60-70%,极少数人由于先天优势可以到达90%以上,像女主这样轻轻松松就到200的奇行种,真是翻遍宇宙也找不到几个。


“恩!”乌赫特的眼睛发光,由于激动而脸部微微发红。


机甲发出警告:“前面疑似目标出没。”


女主一下子严肃起来,通过通讯频道向其他机甲下达命令:“准备!”随行机甲散开,相互之间保持着一定距离。


“报告!发现目标!”


“开炮!”

没有通过报备和排查就进入联盟领域的机甲,一经发现全部以敌情处理。

指令下达之后,队首的三辆机甲以重火力开道,击中了三架重甲。


然而奇怪的是,对方并没有还手,像是没有毫无战斗准备。


——难道是来这边星际游了?

诡异的感觉让她有些不安。


“报告,敌方机甲有4架重甲的驾驶舱没有生命特征!”这条情报发出后,队伍的通讯频道一时有些乱。


“嘶——没有生命特征?”

要么是全自动的,要么就是驾驶员脑死亡。然而全自动的机甲只能在地面玩,怎么可能在星际中出现。


“先击落其他机甲,重甲注意观察那四架的情况。一旦开始回击,立即集中炮火歼灭。”

“是!”


高能粒子炮放出,耀眼的光芒划出一道道金色的轨迹。

这时候他们像是才反应过来要回击。

然而两辆机甲坠毁,还有三架重甲被击中出现故障,敌我力量悬殊,他们无力回天了。


这场胜利来得异常诡异,虽然有一架机甲在其他重甲的掩护下离开,但是敌情不明,女主他们没有继续追击。


“老天,这一定是我见过最诡异的敌人。”

“也是最有钱的傻子。”女主接了一句。


他们小心翼翼地接近一辆还算完好的重甲,女主率先探出精神网准备查看舱内情况。


然而遭到了抵抗。

她被那剧烈波动的精神网拒绝,险些受伤。


“还有人在重甲里面?”她缓了一会。

“老大,有……但是……”那位士兵像是被噎住一样,把探测情况发到女主终端上。

探测结果显示重甲里面有不少生命体,然而能量感测出来竟然奇形怪状的。像是插着翅膀的人,还有类似人鱼的诡异形状,唯一正常的,是一个小小的人体,然而这小人儿的能量波动最大也最为剧烈。

女主几乎可以断定,刚才拒绝她的精神网就是这个小人发出的。


“怎么回事?”所有人的心头都有一个隐晦的猜测,然而恶心过头没人敢开口。

女主慢慢收回精神网,手动驾驶着机甲靠近。等到两架机甲的舱门对准,准备接驳的时候,她才慢慢地释放。

这时候,那原本疯狂波动几乎能让人感受到主人强烈不安情绪的精神网,好像被安抚了一样。

她时刻注意着精神网的变动,慢慢地从对方手里接过控制权限。

终于,她听到了不同的声音响起,成功了。缓了一口气,这比她做几十次精神训练还要累。

立即打开重甲机舱,两架机甲舱门对接。她和乌赫特先行进入查看。


来到刚才能量波动异常的后置舱,她和乌赫特对视了一眼,两人做好准备之后开启舱门。


打开后在看清舱内状况的瞬间,女主瞳孔忍不住放大,感觉脊背一阵发麻。乌赫特已经扶住门的边缘呕吐了起来。


舱内有一股类似桉树的淡淡的清香味,然而看到的实际情景和这味道实在不搭。两边全是笼子,装着人类。有一些脊背上长着双翼,蜷缩在笼中,后背鲜血淋漓;有一些浸在营养液中,上身是人类,面容无一不精致秀美,下身却是鱼尾。还有一些,体格已经远远超过正常人类,目光呆滞,好像行尸走肉。

——人体实验!


女主怒火攻心,情绪激荡得差点失控。

她沉默着走进,这才注意正中央的台子上有一个小孩。他蜷着身子,那股味道就是从他身上逸散出来的。


乌赫特吐了一会儿才好了点,眼圈都憋红了。走到女主身边。

“这个小孩?”她再次看了看周边,地上散落着各种药品和并不常见形状特殊的手术仪,“难道是被抓来的试验品?”


“应该是。”女主将小孩身上的锁打开,轻轻抱起。那股味道越来越重,小孩的脸色惨白无比,好像遭受巨大的痛苦。


乌赫特想起刚刚的情景:“刚才的精神网是这个孩子的!”

——怎么可能?未分化的……

空气中淡淡的桉树味提醒了乌赫特,眼前这孩子可能被强制注射了某种药物导致提前分化。


“先让他们收拾战场,这里的情况我们排查完再上报。”

“是!”


检测结果显示,这孩子一切正常,只是因为注射了非法药物导致提前分化,还是个Omega。随行的一众Alpha下属不敢接这个烫手山芋,机器无法识别那些药物,他们也没有携带抑制剂,将昏迷着的其他人体实验的受害者分散送入机甲后,把他留给了女主。

“老大,这个孩子就交给你们了!”说完立马就跑。


女主看着怀中的孩子……还挺可爱的。








PS:_(:_」∠)_太多了,这一章放不完,我今晚再搞一搞,把剩下的放出来。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