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前途有光,山海可平。
心落于高处,眼望向平常。

练习

⚠GB警告

⚠女A男O警告

⚠无剧情警告


  ————————预警完毕—————————


两具紧紧抱在一起热烈相吻的身体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其中一只冷白肤色的手,顺着对方的手臂慢慢地滑到领子上,扯住领带把人往自己这边拉,两个人靠得更近了。


那个被扯住领带的,是个女人。

皮肤光洁红润,眼睛闪闪发亮,雪白的齿咬着男人的第二颗扣子,嫣红的舌头若隐若现。

她的手从男人衣服的下摆探进去,轻佻地抚摸着他伶仃的蝴蝶骨。


“啧——怎么了?”她的语气轻缓柔和,然而手上的动作却下流得近乎色情。

从后背绕到男人的前胸,轻轻拽住其中一颗红点,带着薄茧的指腹不断地摩挲着那处,偶尔加重力道。


“恩~”男人的声音像浸了汗,低哑性感,“你还好意思说?”

他扯领带的力气又加大了几分,两个人的额头相抵,两双满是情欲的眼睛对视着,像是在赛着谁更有定力。


“我说,磨了我这么久,还不给个痛快吗?恩~”男人的尾音像是带着钩子,酥酥麻麻的让人一下子软了半边身子。


女人却被他这一声叫得下身更硬,微微挺身抵住男人,神色狡黠地看着他,眼睛里的光都快溢出来了:“恩,说什么呢?”

一只手还在他的胸前打转,肌肉发热发汗,像是一块丝绒布,手感绝佳;另一只手又溜到了他的腰间,不停地勾着皮腰带,磨磨蹭蹭的。


男人闭了闭眼,吐了口气。

真不是个好东西啊这女人。

“我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姐姐,你怎么干/我还这么磨磨蹭蹭的,等着您大禹治水呢,别学那三过家门而不入的调调行吗?”他抬头咬着女人的耳朵,身上的信息素一下子失控,整间房里弥漫着那诱人的玫瑰香味。

他曲起一条腿,状似漫不经心地碰着女人的下身。

舔着她的耳朵,海妖一般惑人心魂的:“你倒是来呀。”


女人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从侧身位翻起,伏在男人的身上。然后把那扣子直接咬开,低头叼着其中一颗。左手压着另一边胸膛,有时滑到腹肌那里,食指不停地擦着人鱼线。右手已经解开了皮带,顺着臀/沟往下走。

纤细的手指一路点火,在后门遇到了水。

她手指挤了几下,然后慢悠悠地抬起来,在男人面前晃。

“啧——还真是需要治水啊。”像只狐狸。


男人脸已经憋红了,看见她这样忍不住抬起一只手捂住脸,下面是无可奈何勾起的嘴角。

然后把那只手往下压,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水光淋漓的唇对着女人,舌尖在唇上转一圈,另一只手把女人的下衣解开。

低低地笑着说:“我快撑不住了,你再磨蹭下去……”他喘了口气,“好姐姐,还劳烦您高抬贵手,救一救人吧。”

两条腿微微敞开,把女人搂住往下压,正好榫卯相合,他的眼角一下子被逼出了生理性泪水,发红,带着水光。


像是沸腾的油锅溅入了水。

有人眼角不断沁出了泪,声音逐渐嘶哑。


冷白肤色的手指骨分明,格外好看,却一晚上只是不停地磋磨身下的床单,被抓紧又被松开,口水和眼泪还有许多粘液把整床的用具弄脏。

房间里像是打翻了好几瓶气味浓郁的香水,香糜又躁人。






ps:有一说一,还是直接开干的写起来爽,完善剧情搭设背景这活儿太累人了_(:_」∠)_我当初是怎么也没想到,本来想单纯写肉的,结果过于羞耻实在写不下去,只好慢慢磨,实际上我是个r18文学狂热爱好者。惆怅,我什么时候能真正把脑洞'付诸'文字呢。。。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