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前途有光,山海可平。
心落于高处,眼望向平常。

女主她开星际战舰(Ⅶ)

文章设定: 流氓上将女a✘闷骚少将男o

  1. O装B,因为某种原因(⚠剧透警告⚠)发情期不稳定,暗恋梗;

  2. 拒绝直A癌,所有骚扰皆违背联盟人权保护法;

  3. 上将的流氓体现在思想上,偶尔嘴贱,思想流氓≠耍流氓= ̄ω ̄=;少将则是因为某次事故导致性格大变,这小孩阴郁过头了,即便后来想开也不好意思再来一次反转,所以偶尔会“崩高冷人设”;

  4. 联盟精神:天赋人权,自由无价;

  5. 联盟科技发展进入新的纪年,然而本人知识水平有限、幻想能力弱鸡,设想的一切经不起推敲;

  6. 联邦属于联盟(相当于现在概念里的某个全球性组织,联邦为中心国家),联邦公民居住在第一星系;联盟有31颗附属行星,共有6大星系,其中无主之地——β星球;

  7. 联盟政体:议会、联盟管理委员会、联盟军(各政府应根据联盟法配备自卫军);

  8. 联盟人均寿命201岁(但这并不代表201岁为老年期,由于各星系的科技水平不一,所以总体均值在某种程度上无法反应联邦的人口年龄水平);基于abo性别分化大部分是在18岁的这一现实,联盟公民总则规定20岁成年。


          设定施工完成,以下正文部分。

  —————————分割线——————————


Chapter 7


  基地的餐厅并没有分级,只依照食物的种类放置。


虽然联盟军的食代产品种类繁多数量充足,而且口味也不差,但就像咖啡,你总不可能所有口味喝完了也不尝试一下其他饮料。

军人训练严格,对饮食要求营养摄入的标准堪称变态,但出于人道主义的考量,没有强制他们使用营养食代产品,可以选择在餐厅用餐,不过标准必须遵循营养餐的规格。


在上将的心中,食代产品如营养针、速食膏体之类的,根本不是食物,只是快速补充身体能量节约时间的“药剂”。每周在定额训练量之后,能够在餐厅进食三次,是她在基地最大的慰藉。


现在人不多,因此上将身边出现了个陌生脸孔,倒也没引起太大的骚动。

女主在高蛋白餐区转了一圈,发现珀染少将正从碳水区走向纤维食物区。

哦,喜欢糖啊。


俩人坐在长桌上,正好面对面。


女主看了一眼少将的餐盘——甜点,水煮蔬菜。

珀染少将也悄悄地瞥了一眼。

——怎么这么多肉?


两位不按照规格进餐又各自暗戳戳地打小算盘的将军,一时间有些尴尬。

上将突然灵机一动。

她先是装模作样地拿起餐刀,然后皱了皱眉头:“我好像肉类拿多了,或许,你……”


珀染少将呆了一会。

一瞬间脑子里飘过害羞兴奋各种情绪,然而少将面上不显,他神色如常、语气平淡地问道:“我的蔬菜也拿多了,长官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们换一些?”


女主:……这小孩怎么每次说话都能戳到我?

“好啊。”她将一块肉排分给他,少将又把蔬菜用叉子卷了一些放到女主的盘中。

然后两个人默默吃起东西。


珀染少将吃东西不慢,看样子是喜欢把食物分成差不多大小,再用叉子叉起之后放进口中咀嚼两三口就咽下。干净利落,堪称赏心悦目,偶尔还能看见嫣红的舌尖从唇齿划过。


嘶——

无意观察到这点的女主感觉整个人都不自在了。

怎么感觉自己像个偷窥狂?


她很快就吃完了。

每次和乌赫特他们吃东西的时候,没有什么心理活动,现在对面坐了个美人,不知怎么回事,总觉得心情愉悦。


珀染也正好放下叉子。


上将扯过免洗餐巾。

修长的手指攥着洁白的纸巾,从唇角擦过,折叠之后置于掌中,按了按手。动作优雅,带着一点随意。


他看见那细长的指节绕着白色餐巾,感觉心跳有些快。


“吃完了吗?”女主问道,笑容和煦。


“好了,长官。”


“那就走吧。”离开餐厅的那段路上,女主向珀染简单交代了第九舰队的情况之后,两人就分开了。珀染少将还得回到第九舰队的训练场地,而女主也要立马解决那条减少军队Omega数量的提案。


接下来半个月的日子他们并没有经常见面,上将军务繁忙,忙得脚不沾地到处飞,演讲报告一个接着一个。

珀染少将则被各亲卫队长拉去轮着比赛,从枪到炮、轻甲到重甲、从组装到实战,有输有赢,也许单论某一项,他未必最强,但综合考量的话,他的实力绝对不输乌赫特等人,甚至优于他们。





“老大,珀染他今天打破了你平时训练的精神阈值记录。”佩恩整理文件的时候提了一下。


称呼都变了啊。

女主挑了挑眉,拿起咖啡一口灌了下去:“行啊,你们早上又比什么了?”


现在训练场地已经变成他们这帮家伙的擂台了,每天士兵们最爱讨论他们的比赛情况,甚至有人悄悄下赌。当然被抓到也是不会放过的。所以,即便女主有事不在基地,也可以听到有关比赛的一些消息。

上将对于珀染少将的能力并不是很了解,而且这种良性竞争行为对于亲卫兵队长们的能力也有所提升,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乐见其成了。


“分队演练,”佩恩把找出来的待签字确认的文件放桌上,“早上应该是被逼急了一下子冲破自我极限,人好像有点不舒服。不过他没去医疗室。”


“恩,他是从联邦自卫军团调过来的,个人作战应该是很强,那团队战斗能力怎么样呢?”


“第九舰队的和他磨合得还不错,目前没有什么状况。团队作战的话,老实说,”佩恩碧绿色的眼睛望着女主,“有好几个瞬间,我们怀疑是老大你在操作。他的战斗风格和你太像了。”


“哦?那倒是挺有意思的。对了,今天训练完之后他的状态还好吗?”女主握着光笔划了几下,阿尔伯特·贝塔利娜的名字就拓在上面,干干净净没有痕迹。


“应该还行吧。”佩恩张嘴还想说些什么,结果女主的通讯器响动,她就没再说下去了。


乌赫特在这个时候走进来,面色凝重:“老大,第四星系出事了。”


女主讯息正好打开,跳出第六星系守军的报告——首都希克斯星经济被做空,面临巨大财政危机;海盗团挟持第二星系的援救物资和第一星系的运输机甲;希克斯空间站被毁,6号跃迁点出现异常能量波动。


她抹了一把脸,叹道:“是啊,事情还不小。”


“管委会已经派几位经济研究员前往,第六星系的守军派出舰队追击到赛尔行星后失去信号;而且空间站炸毁原因未明。”


“是海盗团干的?”佩恩开口。


乌赫特摇了摇头。

“海盗团没这么大的手笔,”女主打开附件中的星际图,“不过也未必不会干这事。”

“海盗团的实力不强,但是狡猾无比,所以很难收拾他们。最有可能的应该是异能军团。”乌赫特把整理好的信息通过通讯器发到了其他几人手上。


联盟势力在这几十年里不断扩展,统治范围从原来的第一、二、四星系和16颗行星,到今天的七大星系以及31颗行星。剩余的第八、九以及第十星系控制在异能军团和海盗团手中。这三个星系距离联盟实在太远了,多年战争让军方势力不断膨大,军备武器改进的提议通过之后,军费所占的财政支出达到了联盟承受能力的边际,管委会和议会已经无法容忍战争的继续。

近些年联盟内部要求停战的声音越来越大,因此联盟对于这三个星系的态度一直是友好建交最好,不然就是积极防卫。对于异能军团和海盗团的一些挑衅行为,联盟都是通过政首约谈或者外交和解,军事解决越来越不被认可。


“空间站都被炸了啊……”女主眸色阴沉,“管委会怎么说?”


“今天的会议结果没有出来,明天会再次召开紧急会议,应该可以给出结果。”


“啧,估计还是让我们追回物资和机甲,查清爆炸原因之后进行追责,然后协商赔款。”


“可是空间站被毁已经算是B级事件了,我们直接采取军事措施回击不属于正当行为吗?”佩恩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空间站的军事意义重大,尤其是第六星系这种边际星系,修复起来困难极大,就近的行星能提供的并不多。施工时间一旦过长,这期间对于第六星系的控制就处于一种危险环境,随时面临失控。

在这样的袭击之后,要是管委会还是选择和谈解决,那是什么意思?


“佩恩啊,你知道议会今年在讨论什么吗?”女主低低地笑了一声,“他们打算通过宪法修订,让联盟军对于b级及以下军事事件的评定,在不威胁联盟公民的人身安全下,不能立即做出反应,需要管委会文件通过才能行动。”

宪法在联盟中拥有最高的法律地位,议会每年会征集公民意见,每两年修订一次的宪法在各星系暂时试行,每五年通过群众反馈确认修订。有关联盟军权利约束的细则这两年越来越多,他们企图把军权关进政治的笼子里。


“这次事件还在我们控制范围内,人们更关注的是经济危机,对于军事他们知之甚少。而且空间站炸毁,除了军事因素,也可以是意外。到时候只要找好借口推脱,即便证据全部指向异能军团,也不是我们可以插手的。”


乌赫特倒了一杯啤酒,听到这里,火大地嚼着冰块,“咔咔”的声音异常突兀。


女主无奈地笑着:“乌赫特,你怎么脾气越来越躁了?”


她把碎冰咽下,鼓着腮帮子不说话。

佩恩拍了拍她的肩膀。


“行啊,管委会要是继续糊弄过去的话,这次就我过去。”女主小声嘀咕着。





第二天管委会的会议结果发布了,要求派军追回被劫物资,并且护送联盟特派委员和经济研究员查明空间站爆炸原因,协助经济恢复等相关事宜。


“得了,成了免费劳力。”女主手中的电子板轻飘飘地落在桌面上。

“让莱恩斯和凯尔他们两个负责护送人员,珀染少将,和我一起负责追回被劫物资。”


“是!”



出发前女主嘱咐乌赫特:“这段时间替我推掉所有演讲,需要我本人出面的一概拒绝。不要让人知道我的行踪。”

上校级别的军官出于信息保密考虑,在备案通过,联盟公民信息部无权追踪其个人定位,他们的位置由基地的军事安全保密部负责跟进。在没有涉及联盟法的情况下,管委会和议会无权查看。


乌赫特问到:“老大,你这是打算?”


“管委会肯善罢甘休,我还不肯呢。查明之后能够让他们付出代价,说明他们从中获取的利益更大,不然谁冒险炸空间站呢?”她对着乌赫特炸了眨眼睛,“我跟过去看看。”



珀染少将进了机甲驾驶舱后,刚坐下还没连上机甲的精神网,就听到一个声音:

“少将,昨天晚上休息得好吗?”


声音太过熟悉,突然出现之后,他整个人忍不住脊椎发麻,险些把操作杆掰断。

不好,一点都不好。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