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前途有光,山海可平。
心落于高处,眼望向平常。

练习

⚠GB警告

⚠女A男O警告

⚠无剧情警告


  ————————预警完毕—————————


两具紧紧抱在一起热烈相吻的身体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其中一只冷白肤色的手,顺着对方的手臂慢慢地滑到领子上,扯住领带把人往自己这边拉,两个人靠得更近了。


那个被扯住领带的,是个女人。

皮肤光洁红润,眼睛闪闪发亮,雪白的齿咬着男人的第二颗扣子,嫣红的舌头若隐若现。

她的手从男人衣服的下摆探进去,轻佻地抚摸着他伶仃的蝴蝶骨。


“啧——怎么了?”她的语气轻缓柔和,然而手上的动作却下流得近乎色情。

从后背绕到男人的前胸,轻轻拽住其中一颗红点,带着薄茧的指腹不断地摩挲着那处,偶尔加重力道。


“恩~”男人的声音像浸了汗,低哑性感,“你还好意思说?”

他扯领带的力气又加大了几分,两个人的额头相抵,两双满是情欲的眼睛对视着,像是在赛着谁更有定力。


“我说,磨了我这么久,还不给个痛快吗?恩~”男人的尾音像是带着钩子,酥酥麻麻的让人一下子软了半边身子。


女人却被他这一声叫得下身更硬,微微挺身抵住男人,神色狡黠地看着他,眼睛里的光都快溢出来了:“恩,说什么呢?”

一只手还在他的胸前打转,肌肉发热发汗,像是一块丝绒布,手感绝佳;另一只手又溜到了他的腰间,不停地勾着皮腰带,磨磨蹭蹭的。


男人闭了闭眼,吐了口气。

真不是个好东西啊这女人。

“我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姐姐,你怎么干/我还这么磨磨蹭蹭的,等着您大禹治水呢,别学那三过家门而不入的调调行吗?”他抬头咬着女人的耳朵,身上的信息素一下子失控,整间房里弥漫着那诱人的玫瑰香味。

他曲起一条腿,状似漫不经心地碰着女人的下身。

舔着她的耳朵,海妖一般惑人心魂的:“你倒是来呀。”


女人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从侧身位翻起,伏在男人的身上。然后把那扣子直接咬开,低头叼着其中一颗。左手压着另一边胸膛,有时滑到腹肌那里,食指不停地擦着人鱼线。右手已经解开了皮带,顺着臀/沟往下走。

纤细的手指一路点火,在后门遇到了水。

她手指挤了几下,然后慢悠悠地抬起来,在男人面前晃。

“啧——还真是需要治水啊。”像只狐狸。


男人脸已经憋红了,看见她这样忍不住抬起一只手捂住脸,下面是无可奈何勾起的嘴角。

然后把那只手往下压,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水光淋漓的唇对着女人,舌尖在唇上转一圈,另一只手把女人的下衣解开。

低低地笑着说:“我快撑不住了,你再磨蹭下去……”他喘了口气,“好姐姐,还劳烦您高抬贵手,救一救人吧。”

两条腿微微敞开,把女人搂住往下压,正好榫卯相合,他的眼角一下子被逼出了生理性泪水,发红,带着水光。


像是沸腾的油锅溅入了水。

有人眼角不断沁出了泪,声音逐渐嘶哑。


冷白肤色的手指骨分明,格外好看,却一晚上只是不停地磋磨身下的床单,被抓紧又被松开,口水和眼泪还有许多粘液把整床的用具弄脏。

房间里像是打翻了好几瓶气味浓郁的香水,香糜又躁人。






ps:有一说一,还是直接开干的写起来爽,完善剧情搭设背景这活儿太累人了_(:_」∠)_我当初是怎么也没想到,本来想单纯写肉的,结果过于羞耻实在写不下去,只好慢慢磨,实际上我是个r18文学狂热爱好者。惆怅,我什么时候能真正把脑洞'付诸'文字呢。。。

玩具

我们应该尊重孩子。


教授按下键盘,在他的论文初稿最后写了一句稍微随性的话。


应该怎么教育孩子呢?

不是简单粗暴地依靠打骂,也绝对不是满嘴跑火车地哄骗。

太高深的道理他们听不懂,过小的年纪让他们经验欠缺;太严厉的苛责他们难以接受,再小的孩子也会对自尊有一定额度的需求。


教授今天送了一份礼物给自己的小儿子,是一把玩具枪。

迷彩绿的无害油漆,高度仿真的枪型,考虑到小孩的臂力,重量有所减轻。非常酷。


然而六岁的儿子收到礼物打开的那一刻,被吓到了。

“爸爸,爸爸,”孩子抬起头看他,“我不喜欢,我害怕。”说到最后声音都在发抖。


为什么呢?

他有些呆愣。

玩具枪送小男孩……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年幼的,天真的,性格有待塑造的。


也许真的不适合吧。


孩子的性格有先天的,也有家庭社会教育各种因素,他们在漫长的成长过程中逐渐稳定下来,形成自己的个性。

玩具,对他们的性格也有影响。


但这种影响该怎么说呢?


很多人都有常识误区,教授他也不例外,正巧也是这回他才注意到。

玩具在大人们的眼中,究竟意味着什么?


代表着某种性格,而这种性格又被他们划分为哪种性别特有的。

例如温柔贤惠,人们很自然地就会认为应该是女性拥有的性格,而能够带给人们这种感受的玩具——芭比娃娃各种小玩具,都会让他们觉得这是属于女孩子的玩具。


原来是性别刻板印象。


教授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忍不住扶额,被自己夫人知道了,怕是有一顿笑了。


之前有个学生和他谈到这里,就问:“这是不是'男生不代表枪,但枪代表男生'的问题?”


他摇了摇头,笑着对学生说。

玩具没有性别,是人们认为这种玩具有利于塑造或者体现了某种性格,而这种性格在刻板印象他们认为是属于某类性别的。

性格也不应该有性别之分,坚强就是坚强,不是哪种性别特有的;温柔也一样。

但是人们出于刻板印象——这才是问题的根源,加以选择得地对性格进行性别分类匹对;然后玩具,如枪,很容易让我们想到坚强等一系列“男性性格词汇”,然后先入为主地认为适合男孩子,其实这才是加深刻板印象的主要原因。

这不是“男生不代表枪,但是枪代表男生”的问题,而是“人们认为枪体现某种性格,这种性格属于哪类性别”。


就在对孩子进行礼物的挑选中,大人再次加深了自己的性别刻板印象,同时把这种不正确的思想传递给了孩子。


哎。

教授叹了口气,还是书好。

可惜家里的小娃娃不喜欢呐。

她打开窗户,手肘搭在窗沿,看着远处的草坪。


这时候阳光很好,风也轻轻柔柔的。

很多人在草坪那里,带着孩子的、遛着宠物的。


静静地看了一会之后,她把窗合上。

整个人顺着边沿滑了下去,坐在床上叹了口气。


已经三个月了,她那条狗,自上次母亲打开门忘记关好、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离家,到现在将近三个月了。


她想了很多,是自己工作时间太长让狗狗憋得太闷了?还是因为上门探望的母亲使得它无所适从?


狗不会说人话,人听不懂狗叫。

怎么懂呢?


偶尔她会遇见和她丢了的那条狗很像的,那时候她默默地盯一会再离开,每回心里都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她路过几家狗肉店,看见放在外面笼子的狗——表情狰狞惶恐的,周身都是痂,毛脱了一块又一块。

丑,可怜。


她看着想哭,不要啊,千万不要啊。

如果她的那条狗,在冲出家门后,想过要回来,结果归途上被人抱走了呢?

或者,它……


大街上她忍了好久,才把眼泪憋回去。


她宁愿那条狗被人抱走拿去养了,也不希望它变成食材、变成别人虐待的玩物。


无论那条狗遭遇什么,都会是她的错。


如同钝刀割肉,这三个月她拼命工作,害怕停下来想。

那条狗陪着自己的日子太容易让人依赖了。

早上它会钻进被窝里蹭她,毛茸茸的一团东西带着温热,眼睛湿漉漉的漂亮极了。

吃饭的时候会蹲在饭桌边上,乖巧地叼着自己的小碗,跟着她一起开动。

气温有些低的时候,那狗会躺在地毯上捂住她的脚,当一个暖宝宝。

有时候晚上下雨打雷,它会害怕,那时候就会钻进她的被窝,发出“唔哼”类似请求的声音,可怜又可爱。


一个话少的、贴心的伙伴真的让人感觉太惬意太舒服了。


可是它不在了。




又过了有两三年的时间,她没有再养狗了,也早就放弃找了。


一条狗的寿命能有多长?

左右不过十四年。

太短了,还有各种意外。


她没有多余的心力,再去容纳一个可亲的伙伴,然后承受失去的痛苦。


这天,她回家的时候,在路口看见一条狗。

不自觉愣了一会儿。


太像了——眼睛耳朵尾巴,这模样。


猝不及防和那狗对上视线,狗歪了歪头,伸出的舌头也没有收回。

状态很放松,只当她是一个友好的过路人。


她提着包笑了一下,没有继续看那条狗,转身进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