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前途有光,山海可平。
心落于高处,眼望向平常。

女主她开星际战舰(Ⅱ)

文章设定: 女a男o

  1. Omega装Beta,因为某种原因(⚠剧透警告⚠)发情期不稳定;

  2. 拒绝直A癌,所有骚扰皆违背联盟人权保护法;

  3. 联盟精神:天赋人权,自由无价;

  4. 联盟科技发展进入新的纪年,然而本人知识水平有限、幻想能力弱鸡,设想的一切经不起推敲;

  5. 联邦属于联盟(相当于现在概念里的某个全球性组织,联邦为中心国家),联邦公民居住在第一星系;联盟有31颗附属行星,共有6大星系,其中无主之地——β星球;

  6. 联盟政体:议会、联盟管理委员会、联盟军(各政府应根据联盟法配备自卫军);

  7. 联盟人均寿命201岁(但这并不代表201岁为老年期,由于各星系的科技水平不一,所以总体均值在某种程度上无法反应联邦的人口年龄水平);基于abo性别分化大部分是在18岁的这一现实,联盟公民总则规定20岁成年。


          设定施工完成,以下正文部分。

  —————————分割线—————————


Chapter 2


  一众下属开始慌了,他们老大偏爱小白脸,这珀染少将一看就是老大的菜,万一看上了,还怎么欺负他?


  女主眼皮跳了一下,感觉心脏跳得有些快。

  照片上正是珀染少将15岁入学的模样,少年冷着一张脸,稍显苍白的皮肤,表情有些阴鸷,可那黑得如同光线最暗的虫洞的头发、艳得好似玫瑰星云的薄唇,一下子让这人活色生香了起来。

鼻梁高挺,浓密乌黑的眉毛形状好看得跟画出来的一样,让打小就爱看各种杂书和远古地球资料的上将,想起了被称为人类文明奇迹的“中国水墨画”,灵动俊逸。


啧啧啧,这小孩长得真好啊。眼睛嘴巴鼻子眉毛,样样出挑,在学院那堪称毁容级别的学生信息采集记录机器人系统中留下的照片,都比她见过的模特、演员,甚至比军队中最美的Omega还要好看。


这时候,他的信息已经加载完毕,弹出了一段语音记录——那是每个蓝星学院学生的入学宣誓。

“我愿为联盟献上我的所有,誓死效忠。我将永远遵循联盟精神,捍卫所有公民的权利。”

声音清冷好听,带着一股利落又干净的少年劲头,再配着照片上的那张脸。


嘶——

女主瞬间就对这位少将有了兴趣,当然,不单单是兴趣。

……这小孩还挺带劲的呀。她舔了舔嘴唇。


众人:完了——老大,你清醒点啊!那是霍格尔家族的人!!!!!!!



过了几天,就在一众下属已经放弃劝服被美色迷惑的上将找回敌我立场的时候,一辆银色机甲正从距离第一星系1.25光年的四号空间站撤离。

因为长期疏于维修,机甲的外部拼接处的金属漆剥落,看起来破破烂烂很不体面,着实让人担心这架机甲会在行进中发生意外,直接解体成为一堆太空垃圾。


银色机甲的撤退路线看得出来十分紧急,但是操作员的把控却显得十分从容。

每每从一颗颗追击的流星弹下完美逃脱,都让人忍不住在倒吸凉气之余发出赞叹:真是教科书级别的完美操作。


——刺啦……呲呲……

机甲内部的通讯频道发出逐渐稳定的电流声,显然是打算和机甲的主人对话,但是没有破解通讯频道。


此刻在操作台上微微俯着身子的是一个年轻俊美的男人,少时雌雄莫辨的美丽在高强度战斗对身体的影响下,逐渐趋向于更为坚毅的男性外貌特征。

但他依旧是美丽的——苍白的肤色,深邃的眼眸,薄的嘴唇带着血色;柔软的发丝没有打理,散在耳后,有一缕顺着耳廓垂进衣领之中。禁欲的,诱人的。


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望向第一星系的方向,面无表情地接通了。


“您好,阁下。”对方的声音经过处理,分辨不出音色,只能从电子声的音调中听出对方不紧不慢、宛如胜券在握的好心情。

他冷着眼,不发一言。


“我们检测到,在16小时前,您在β星上‘收集’

了一些小石头,那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能否归还呢?”

“呵,不能。”

对方似乎好脾气地笑了一下,接着说:“那我们只能自己动手了。但是,您的机甲能量似乎不足以您再进行一场跃迁了呢。”

电子声刚落下,无数道金色射线从银色机甲的四周包抄,几乎瞬间就围成了一个圈。


“还请您……”对方话还没说完,就只见银色机甲突然爆开,本来以为强弩之末的破烂机甲爆炸之后的威力惊人,造成的能量波动异常剧烈,强悍地将包围圈撕开一个口子。


在他们还没有立即反应过来变换机甲队形的时候,银色机甲又爆了一次。

带着无穷威力的碎片裹挟着由于高温而部分融化的金属液成了最强势的利器,使得他们不得不避开以免机甲被攻击毁坏。


“混蛋!那有个能量舱!”

“快撒网捕捞!”

能量舱逃离的速度极为迅猛,一下子就穿进空间站,通过了跃迁点。


这是一场失败的追捕。

一个机甲舰队,也不能抓获对方。

那个电子声的主人突然神经质地笑了一下:“还真是胆子够大的啊……这种状态下也敢强行进行跃迁。要是你侥幸没死的话,总有一天,我要亲手解决你。”

——我亲爱的,霍格尔·珀染少将。


“你这个臭小子干了什么!”老霍格尔委员长在家中暴跳如雷。

健康机器人发出警告:“注意!注意!霍格尔·劳斯特先生,系统检测到您的血压濒临危险值,请在一分钟内冷静下来。您是否需要服用药物?”

床上被绷带和夹板包成木乃伊的珀染少将好像聋了一样,自顾自的地盯着天花板。


“混账玩意儿,你是不是打算气死我?”老霍格尔将不断发出噪音的健康机器人推出房间,虽然在珀染少将的眼中老霍格尔这个噪音源更为麻烦。

“走前还好好的,你答应我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啊?你这糟心玩意。”老霍格尔委员长开始了他苦口婆心间或大骂的训儿模式。


“吵——”床上的男子终于开口了,声音有些虚弱。

老霍格尔噎了一下,接着跳脚。

“臭小子!你知道你那破烂东西是在哪里被发现的吗?你差点死了啊!降落地是废墟啊!!!援救队稍微晚到一会儿,那里的磁暴能直接让你变成一具尸体!麻的,你让我到时候去给你收尸吗?啊?!”


珀染少将睁着眼睛,发现自己盯了这么久的天花板也没变出一朵花来,百无聊赖的,随即抬起了上半身仅能自由活动的左手臂,用三根手指将鹅绒毯子拉起盖住自己的脸。

呼吸微弱平缓,整个人躺得平平整整。这要是拉到医院的遗体临时存放处,说不定会直接入柜封存。

老霍格尔打眼瞧过去差点一口气倒不过来。


终于,他缓了一会,语气平静下来。

“管委会那帮家伙前几天商量好了,决定让你代表议会和管委会两方,接手联盟军方的第九舰队。你现在这样,是要上门去给军方的那群牲畜当开胃小菜吗?”

死尸一样的少将终于有了反应,如果老霍格尔观察得再仔细一点,说不定还会发现少将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绷直了。

他从左手开始慢慢放松,以防抽筋。

“第……第九舰队?”声音从被子里传来,闷闷的。

“对啊,那个贝塔利娜的第九舰队。混账东西,这么好的机会,你让我给谁?臭小子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没注意一下消息,送上门的权位都要留不住!”


少将静了一会,等着老霍格尔吼完。

“我要去。”

“????????”老霍格尔呆住了,敢情这混小子还真打算送上门让人打牙祭啊?


“你现在这样得修养多久?没能自由行动之前,你别想接下任命。”老霍格尔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又被自家的小儿子搅得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他怒气冲冲摔门而出。

“啧——”少将想翻个身,结果想得太多一下子就忘了自己是个半瘫,脖颈那里的骨头不断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肌肉被牵扯的巨大疼痛差点让他忍受不了直接摔下去。浑身无力。

啊……真烦。

他果断放弃了想要翻身的这个念头。

心里默念第九舰队的名字,少将看着天花板,表情冷淡的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