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前途有光,山海可平。
心落于高处,眼望向平常。

女主她开星际战舰(Ⅴ)

文章设定: 流氓上将女a✘闷骚少将男o

  1. O装B,因为某种原因(⚠剧透警告⚠)发情期不稳定,暗恋梗;

  2. 拒绝直A癌,所有骚扰皆违背联盟人权保护法;

  3. 上将的流氓体现在思想上,偶尔嘴贱,思想流氓≠耍流氓= ̄ω ̄=;少将则是因为某次事故导致性格大变,这小孩阴郁过头了,即便后来想开也不好意思再来一次反转,所以偶尔会“崩高冷人设”;

  4. 联盟精神:天赋人权,自由无价;

  5. 联盟科技发展进入新的纪年,然而本人知识水平有限、幻想能力弱鸡,设想的一切经不起推敲;

  6. 联邦属于联盟(相当于现在概念里的某个全球性组织,联邦为中心国家),联邦公民居住在第一星系;联盟有31颗附属行星,共有6大星系,其中无主之地——β星球;

  7. 联盟政体:议会、联盟管理委员会、联盟军(各政府应根据联盟法配备自卫军);

  8. 联盟人均寿命201岁(但这并不代表201岁为老年期,由于各星系的科技水平不一,所以总体均值在某种程度上无法反应联邦的人口年龄水平);基于abo性别分化大部分是在18岁的这一现实,联盟公民总则规定20岁成年。


          设定施工完成,以下正文部分。

  —————————分割线——————————


Chapter 5


女主这时候很尴尬。

莱恩斯告诉她,珀染少将到了,就在隔壁。

然而今天由于会议内容并不是保密级别的,她也有警告的意思在里面,所以会议厅的声音屏蔽器没有开。


“混账东西,你这时候带过来这,是准备撕我脸吗?”她压低了声音。


“老大……不是,你真打算,那啥啊?”


她挑了挑眉:“我倒没这么饥渴,只是觉得吧,他长得挺好看的。总不能一来就给人家落个坏印象吧。”


莱恩斯一脸牙疼的表情:“老大啊,你跟他立场不同啊,更何况,他对你有威胁呢!”


“把人拿下,威胁不就没有了?”


“……”

莱恩斯一时接不上话,老大是不是各种杂七杂八的情爱书籍扫看多了,智商变低了?


“行了,你也别多想。维护本上将的形象,是你们应该注意的事。这次借我发火来吓吓人家的事情,我就不放心上了,”她不轻不重地看了莱恩斯一眼,“我对外的公开形象一直是正面积极的,你少给我惹事。”


听到这儿,莱恩斯开口:“老大你也知道啊,我只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


“所以我没对你发火,”她双手在胸前交合,“你要是像……”说到这女主就哽住了,还是好气,乌赫特那家伙居然做出这种事。


联盟中的abo性别比例为3:5:2,军队里面的比例为4:5:1。也许Omega由于先天条件,体能比起ab两性来说,稍微弱势,但星际时代同样重视的还有精神力,Omega的精神力比起Alpha稍强。

所以她一直努力提高Omega的比例,*结果这些年各星系政府要求管委会正视联盟新生儿增长率不断下降的事实,要求号召Omega回归家庭。

乌赫特一直对Omega有敌意,女主在这点上和她矛盾很大,虽然理解但不能赞同。

这次管委会的指令下达,应该第一时间就驳回,而不是拖到现在以一种可协商的态度来对待。

不,这根本不可以协商。

一旦态度软化,接踵而来的就是越来越多的麻烦和军队中消息渠道通达的Omega的心寒。


她越想越气,简直想暴力拆基地。


莱恩斯看出来了……

让老大回忆起不开心的事,该怎么办?在线等,还挺急的。

终于,他只能无奈地用美色转移注意力:“老大,隔壁……还有那个小白脸呢。”


她瞥了一眼自己那心里揣着石墨粉已经黑成一片的亲卫,叹了口气。

“哎,这么好看的小孩,怎么就是管委会他们塞过来的呢?”

一边说着一边迈开长腿健步如飞地起身就走。


老大,您要是认清敌我的时间能再长一点就好了……

他嗷了一声。


即将走出会议厅的时候,女主回过头:“他如果不是我们的敌人呢?”


“啊?”莱恩斯一时反应不过来。

她摆了摆手,心情极好地离开。



上将轻飘飘地转到休息室门前,咳了一声,拿出个正派端庄人模狗样的形象,抬手准备敲门。

“上将,您在大楼里面有无限权限,不需要通过敲门这种被动行为获得允许。”突然有一道电子声出现。

大楼里面有智脑控制整栋楼层,没有名字,当初设计者一个中二病发作,只给了个代码“42”——地球时代的一个科幻小说梗,代表生命的答案。


女主被这不会看人脸色的智障噎了一下。

“有时候我真的认为,人工智能应该正名为人工智障。”


“上将,也许您应该脾气好点。”


“我要是脾气不好,42,你早被我拆了。银河智脑千千万万,我要你个话痨保姆有屁用?”


“我记录会议厅会议内容的时候,原声大小不会造成影响。我应该这样问,上将您晚上需要催眠曲吗?是您第一回竞升时的述职报告,简直让人记忆犹新,虽然我只是个机器人。”


……工程队那帮家伙吃饱可没事干,该有的社交礼仪和交往注意不输入,光让它学会怎么威胁领导了吗?


“敲门只是一个仪式,是表达尊重的礼貌社交行为。你应该多看书提升自己。”今天就去改了你的权限,嘴碎的破玩意儿。

女主抬手敲了敲门。


“好的,上将真是博学多识,受教了。”42把这一条知识输入。


“请进。”


女主打开门,笑眯眯的,还没看清珀染少将,就听见他鞋跟轻碰的声音。


“长官好!”


……啊?

手下全是没大没小办事不牢的痞子,女主有多久没受到这种正儿八经的军礼了呢?想到自己揣着的想法,她一时间有些悻悻然。

好正经啊,居然还有点可爱?

照片上的高冷阴郁少年呢?

她摆了摆手,和善地笑着说:“不用这么紧张。”然后对上他的眼睛。


珀染少将比她稍矮一些,毕竟女主的个子在Alpha里面也很出挑。

但这个角度正好,她的视线就好像被珀染的浅褐色眼眸完全包容进去。稍稍往下移一点,又看见紧抿着的苍白的唇,再往下是笔直雪白的衣领,脖颈只露了一小段。


她立马移开视线。

——出息啊……


“刚刚隔壁在开会,隔音器没有开,让你受惊了不好意思。”


珀染少将放下手,但他的肩和手臂依然保持着一个紧绷的状态。

他开口,语气冷静平淡:“能够听到长官的训诫,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学习。”


女主:“你们军团,平时上下等级秩序很严吗?”


少将愣了一下,点点头。然后看见女主崩开的衣领……


正装总是能一下子提升人的精神气质。上将这么多年,每回在公众面前亮相都是一身笔挺的军队礼服,扣子扣得一丝不苟,然而神色总是艳丽嚣张的。

曾经有一个热度很高的贴子,发的是上将穿着训练服的样子,紧身上衣,胸部发育状况极好,腹肌人鱼线让她的腰部看起来细瘦又不失力量感,修匀的大长腿……有一位Omega回复,如果将军穿着军装在他面前解扣子,他估计会直接发情期提前。


珀染突然觉得腺体部位有些发热,脸更热。


“哦。”女主了然,怎么把好好的人变得只会说套话一点也不真诚呢?哎。

正打算扯点什么其他的,发现少将眼神飘忽脸还有点红。

“怎么了?”


“可能上将您刚刚有点急,衣服领口那里没处理好。”珀染少将拿手抵住唇,轻轻咳了一声,脸色恢复了正常。


女主低头:……有一说一,还挺大的。

拍了拍珀染少将的肩膀,一脸毫不在意的样子说道:“刚才是有点急,不过不是什么问题。有时候军队里温控没调好,脱了上衣也挺正常的。”


接着她让亲卫兵佩恩,带着还有点转不过来的珀染少将到第九舰队的训练场地。




贝塔利娜将军有八个亲卫兵队长,每人分管二十个亲卫军和一个舰队,而第九舰队在之前,一直都是她直接负责。亲卫军没有从联盟军中单独分开,大部分是从舰队中选出来的,只对贝塔利娜负责。

舰队名为天机,是贝塔利娜的父亲——前联盟上将取的。

上将不是光棍杆子,手中握有军事基地的全部权限和身心绝对服从于上位者的士兵,这正是联盟议会和管委会的心病,也是激励一些野心家不断进入军事体系的主要因素。


现在管委会和议会派人接手第九舰队,相当于介入亲卫兵的管理中。如果这个过程,新来的军官受到第九舰队的反抗,贝塔利娜需要对此给出一个解释,不论结果如何她的私人权利一定会受影响;如果他和第九舰队打成一片,那么麻烦的也是上将……

“谁他么后院着火不急啊?”莱恩斯萎靡地耷拉着脑袋。


其他人对此不置可否,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他们跟着上将的时间久了,也相信上将她不是为了美色就不管不顾的人。


其中一个个子极高,头在光照下亮得堪比高功率灯泡的亲卫兵队长,凯尔开口:“你说,上将离开的时候,和你说了一句如果他不是敌人……那会不会这是上将给我们的暗示呢?”


乌赫特扒拉着头发,没有说话。

老实说,她并不担心女主,因为上将的骚操作一向很多,乌赫特多次差点被惊险的状况吓出心脏病,结果都在上将的预测中。


这群人自从跟随上将打仗以来,管委会和联盟军的博弈绝大时候是以联盟军的胜利告终,军队的掣肘也松了不少。现在管委会联合议会,看样子是不肯轻易放弃了,这让他们怎么忍受。

军队权力越大,和管委会议会的矛盾越深,在某种程度上是有利于其他落后星系居民的。不学无术的权贵子弟们无法进入军队混日子,军队中低等级的竞升会相对公平一些。领袖能力,军队势力,竞争公平,这三者何其重要又相互影响。一旦军队对结果不满,那么上将面临的局面将无比窘迫。

乌赫特抬头看了一眼莱恩斯。


“有什么问题的话,不如直接问我?”女主推开门,语气平和地说道。


室内的一众下属差点吓疯球。


莱恩斯都快直接跪了:“老大,我……”


“蠢东西,就你话最多。”女主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走到正中间的位置上,抬手要了一杯温水。


机械手倒好后,还没来得及放在女主面前,凯尔和莱恩斯就凑上前抢着,最后还是莱恩斯拿到水杯,腆着脸放到女主面前。


“出息啊,”她拿起水喝了一口,然后慢慢说道,“或许你们应该知道,霍格尔家的只有两个孩子。其中,消失多年的,霍格尔家的长子、珀染少将的哥哥,是在其他星系的自卫军团里面担任要职。”


一位长相温和的女性亲卫兵立即反应过来:“所以,霍格尔并不打算让珀染少将回到管委会?”她叫做林娜。

如果霍格尔家还打算在政界混下去的话,就不应该让两个孩子都从军。最起码该有一个人现在是留在议会或者管委会的,接替霍格尔的势力。现在这样,几乎是在向女主递了一张盟书。


“可是霍格尔还不到退休年纪,他是怎么打算的?”

背叛管委会?天啊,他可是委员长。

凯尔打了个寒战。


“不,他希望保持现状。”女主笑了笑,“很诱人的条件,不是吗?”


莱恩斯宕机中,这家伙的政治嗅觉实在是有待提升。

他一脸问号地说:“所以,我们不能欺负那小白脸了是吧?”


他对欺负人执念是有多深啊?


女主忍不住扶额:“你这蠢货是干什么呢!你们也不用表现得太友好,毕竟军队里面不是没有和管委会议会的人。”

又补充了一句:“别欺负太狠。”




佩恩带着珀染少将到他的房间,打开门的时候说道:“少将,以后这里就是你住的地方了,是离指挥室最近的房间。”


“好的,谢谢。”他点了点头。

然后犹豫了一会,开口问道:“以前……第九舰队的指挥室一直没变动吗?”


佩恩友好地笑了一下:“不是的,换过了好几次。”


“哦。”少将有些不易察觉的失落。


“上将还是第九舰队队长的时候,是住在这里的,不过后来又换了好几次地方。”

佩恩突然感受到,眼前这位年轻军官的心情好像一下子变好了。

他不怎么确定地看了一下,发现珀染少将的表情还是没什么变化,平静的,礼貌中带着疏远的。


察觉到佩恩的视线,珀染朝他礼节性地笑了一下,不带感情的。


这位冰美人,有点冷。




佩恩离开之后,珀染少将才进门。

他呆呆傻傻的,直手直脚迈进去,差点被绊倒。坐在椅子上之后,又忍不住想笑。

——我离你,越来越近了。

怎么办,我心里的喜悦都快溢出来了,可我怕你不敢接受,转身离开。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