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前途有光,山海可平。
心落于高处,眼望向平常。

女主她开星际战舰(Ⅲ)

文章设定: 女a男o

  1. Omega装Beta,因为某种原因(⚠剧透警告⚠)发情期不稳定;

  2. 拒绝直A癌,所有骚扰皆违背联盟人权保护法;

  3. 联盟精神:天赋人权,自由无价;

  4. 联盟科技发展进入新的纪年,然而本人知识水平有限、幻想能力弱鸡,设想的一切经不起推敲;

  5. 联邦属于联盟(相当于现在概念里的某个全球性组织,联邦为中心国家),联邦公民居住在第一星系;联盟有31颗附属行星,共有6大星系,其中无主之地——β星球;

  6. 联盟政体:议会、联盟管理委员会、联盟军(各政府应根据联盟法配备自卫军);

  7. 联盟人均寿命201岁(但这并不代表201岁为老年期,由于各星系的科技水平不一,所以总体均值在某种程度上无法反应联邦的人口年龄水平);基于abo性别分化大部分是在18岁的这一现实,联盟公民总则规定20岁成年。


          设定施工完成,以下正文部分。

  —————————分割线——————————


Chapter 3

  动弹不得地躺在床上修养了三天,珀染少将终于凭借着自身不断受伤又多次自愈建立起来的超强体魄和过量的恢复药剂,能够直立行走了。

虽然目前来看,行路姿势不甚正常,但也不会影响联盟军队形象。


此刻少将正杵着拐杖——有多种记忆金属能为其正常行走提供更好的辅助,但是少将节约勤俭惯了,在家里并不是很想用;他站在老霍格尔的面前。

“希望我还有机会。”少将直直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老霍格尔半截身子几乎都埋进沙发里,面色颓唐,他抬起左手捂住自己大半张脸哀嚎了一声:“麻的,我非得让你哥回来打死你不可。”


少将僵了一下,罕见地没有继续他那大逆不道的罪行,只是说:“我觉得,除了我以外,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了。要不然,”他终于有了为人子的自觉,抬头观察了一下父亲的脸色,虽然被挡着看不清,但他只要“形式”一下就够了,“也不会到现在都还没定来替代我的,对吗?”


老霍格尔撩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每回他都要为这个小儿子操心,不是担心人死了就是担心人把自己给气死。


这孩子从军校毕业也快五年了,高冷阴鸷的少年在联邦自卫军团中、在隐秘的战场上,一步步被磋磨成现在这个话少但起码有点人气的小青年,然而老霍格尔并不愿去细想那究竟是糙得让人窒息的军痞气还是单纯的开朗。

多次死里逃生,让霍格尔心惊胆战,这些年军方好不容易安稳一些,反倒是负责管辖边远星系的各大军团纷争不断,以及……被污染的种族基因开始反噬他们这群自大骄傲的联邦公民。


让他去吧。

他的内心不断重复着一个低沉的声音。

让他去吧,将雄鹰困在这不见天日的联盟内部,或者任他流浪于孤独无垠的银河执行那些单兵任务,还不如让他暂时待在军方,待在自己能够看到的视线范围内……待在那个最强的女性Alpha手下,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在大厦将顷之时,或许……


他抹了抹脸,真是啊,三十七年前没想到也会有这么一天。

贝塔利娜,我将我最骄傲最宝贝的孩子托付给你,你能保护好他吗?

时间太短,我怕来不及,用我自己的方式教育好这个孩子。




少将从父亲那里有惊无险地拿回了自己的任命,同时还接到一个好消息——他的哥哥,可能就要回来了。

显然,少将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实际上,当他听到消息的时候恨不得直接飞走继续去完成他的单兵任务。可惜了,刚刚签署议会的文件,他今后恐怕都无法回归联邦军团。


为什么少将这么怕哥哥呢?

哦,因为他的哥哥是个非常强势的Alpha,和自己的弟弟相处时总能轻易地让他炸毛,即便这个弟弟是个三棒子打不出一句话、疑似修习地球时代某种禅宗法学的乖僻青年。




珀染少将在到任前的两天时间,终于能够正常走路了。

他出于某种心态松了一口气,还好,不用那么丢人。


一辆普通的悬浮车停在了联盟军事基地大门前,车门缓缓向两边打开。

系统监测到来者的通过权限,很快放行。

从里面出来的是身着白色军服的珀染上将,他对着车内喊了一声:“露露,行驶注意降速。”


“好的,少爷,您还是这么有礼貌。能和您相处,真是快活极了。”舒缓柔和的女声,说话的调子却是有些怪异,如果此时有人对这道声音进行测试的话就很容易发现问题——每个字的停顿时间都为精准的0.002秒,语气强弱完全按照固定的节拍。很明显,是个机器核心。


其实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这个机器核心是联盟近百年来最人性化最安全的设计成果……如果它没有飙车这个坏习惯就好了。

霍格尔委员长每年都会收到罚单警告,这让他在某些方面很难不被群众诟病,即便是机器的自我设定——原主人酷爱那种惊险刺激的飙车感,所以在提高了核心群的各部分数值以确保安全之后,增设了一项。

老霍格尔有权限修改,但是出于私人原因,他保留了。


珀染少将正好遇到女主的亲卫之一,也是她的忠实拥泵——莱恩斯。

那是个高大的Alpha,银色的头发相当桀骜,在重力作用下居然还能像浸在水中一样呈飘逸的效果。


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上将不会觉得很扎眼吗?

开始担心上将的审美是否正常,珀染少将皱了一下眉头。


莱恩斯也注意到他,震惊于那身着白色军服的年轻将军极为突出的美貌。

然后在几秒钟后反应了过来:这美人有些眼熟……好像是……

对了,前几天才看过他的照片。


他笑眯眯地走近:“是珀染少将吗?”


珀染少将点了点头,努力克制自己少去注意那头发。


“我是上将的亲卫,叫莱恩斯。老大在开会,我带你过去吧。”对方十分热情,拉着他就往回走。


珀染少将试着挣开他的手,但握得有些紧。在人来人往的公开场合下,再磨蹭下去似乎太过引人注目了。

有些不悦,珀染少将的眼神一瞬间发沉。

但凡少将的资料能够公开得多一点,众人都会明白这家伙的恶劣本质:脾气烂,心眼小。

可惜了,少将绝大部分资料属于机密文件不可查阅。


两人来到会议室,有人从里面出来。


“嗨,会议进行得怎么样?”


来人奇异地看了他一眼,糟糕的脸色仿佛在问他是不是出去的几分钟里就完成了眼角膜捐献手术。

刚要开口,才注意到莱恩斯身边的陌生脸孔。

有些惊讶,但很快收拾好了情绪。

“还能怎么样,全被骂惨了。上将说以后这种废话拦不住,还需要她来做批示,直接出去绕着运动场跑二十圈……大喊自己是废物。”


莱恩斯挑了挑眉:“我能带着他进去吗?”


“这种事情……”对方很自然地就想呛声,想到存在感极强的年轻军人,又默默忍住,感觉那人应该有些惨,“当然可以。”

虽然不知道这人做错了什么,但是真有什么问题,让莱恩斯负全责就好了。考虑到这里,他轻松了不少。


他有些同情地看着那军人,还挺好看的。


“好的,谢啦。”莱恩斯微笑着将珀染拉了进去。


莱恩斯并没有直接把他带进大厅。

会议室不单单只有一间房间,它的整个面积几乎占了整层的三分之一。

从门口进去,有一条五米左右的通道,身份认证、来者记录、消毒,伴随着入室须知的不断提醒。

以大厅为中心,几间休息室环绕着,莱恩斯选了最近的一间。正好可以听见大厅里的声音。


莱恩斯笑眯眯的:“少将先坐一会儿,要是无聊的话,可以让系统给您唱歌。我先去上将那里说一下。”

“好的。”


他跑得很快。

带着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


“嘭——”传来极大的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砸了。

女主是个暴动分子,这点毋庸置疑,不过值得高兴的是,她很少动手揍人。

珀染少将呆了一会儿。


“军队里的Omega数量必须要有保证!我不打算制造一只全是Alpha的发情大军。”女主抬起头,冷冷地盯着乌赫特——一个女性Alpha,也是亲卫兵之一,这个提议有她的参与。

“议会、管委会的那群老家伙在想什么,真以为我不清楚吗?我再说一遍,希望是最后一遍,各位,Omega也是联盟公民,他们并不是作为一种稀缺资源而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哪怕目前的abo性别比例严重不均。如果让Omega从最具代表性的军人职业中被剔除,你们将是罪人。”


她越说火气越大,将扣得严严实实的风纪扣扯开两粒,力气太大,其中一颗直接崩飞了。底下的一众下属抖成了鹌鹑。


“所有公民都应该知道,Omega回归家庭是需要代价的。守护联邦守护联盟是公民个人价值最崇高的体现,必须保证他们参政从军的权利,而且数目不能少,”女主冰冷锐利的视线扫过一圈,将周围人的神色收入眼中。乌赫特慌忙低下头,恨不得直接从空间场遁逃。

“谁——再敢提出让Omega在军队中消失这种让人想给ta脑子开瓢的建议,就给我滚出联盟军队!”


“是!”


得了女主的命令,乌赫特飞也似的快步离开。结果冷不丁地在大厅出口和莱恩斯打了个照面。


“呼~有什么事吗?”


“我找老大。怎么了这是?为什么会提到那群Omega?”莱恩斯想问的其实更多,但考虑到休息室里还有一个麻烦,就没打算耽误太多时间。

——哎,怎么连八卦都不能好好打听呢?


哦,对了,莱恩斯副将的个人思想很不过关,十分乐于凑热闹。在他看来,只要不死人不打仗,所有事情都不过是个乐子。


乌赫特作为被看热闹的对象,糟心的不得了。

“之前队里有个Omega腺体手术可能出了问题,训练过度之后信息素溢出。差点诱发发情……上面的老早等着机会要裁减军队里的Omega数量,我犹豫了一下……”乌赫特越说脸色越难看。


“嘶——那我现在不就是撞枪口上?”


“上将又不会把火气乱撒,你担心什么?”


莱恩斯一脸菜色。



待在休息室里的珀染少将听完了女主的暴躁发言,正仰着脸。

——怎么办,越来越喜欢她了。

他懊恼地抬手捂住有点发红的脸。


室内没有监控,因此没有人注意到这位珀染少将的小心思。



评论(8)

热度(39)